山西5家城商行正式合并重組為山西銀行。
記者注意到,早在3月31日,大同銀行、...">

        請仔細閱讀本站廣告信息均來自平臺方,本站廣告位不代表且不保證平臺安全性,本站不會給任何一家平臺做推薦,配資有風險,投資需謹慎!使用前請自主核實股票配資平臺真實性是否虛擬盤等信息,風險自負!與本平臺無關!風險自負!與本平臺無關!風險自負!與本平臺無關!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亦不構成任何邀約、投資建議或承諾,投資人應依其獨立判斷做出決策。投資人據此進行投資交易而產生的風險等后果請自行承擔,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隱藏

        測易股票配資網_在線網上股票配資開戶社區股票基本知識門戶網站 測易股票配資網_在線網上股票配資開戶社區股票基本知識門戶網站

        莊家與散戶3000億級山西銀行誕生,合并背后有著怎樣的“潮流”?

        莊家與散戶3000億級山西銀行誕生,合并背后有著怎樣的“潮流”?

        近日,銀行業一則重磅新聞激起千層浪。

        山西5家城商行正式合并重組為山西銀行。

        記者注意到,早在3月31日,大同銀行、長治銀行、晉城銀行、晉中銀行、陽泉市商業銀行5家銀行已經在各自官網宣布,山西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創立大會暨第一次股東大會定于2021年4月15日召開。根據公告,這次會議將審議《關于的議案》、《關于的議案》、《關于授權董事會及董事會授權人士辦理開業審批及工商注冊登記等相關事宜的議案》等13項議案。意味著一家新的省級城市商業銀行將正式成立。

        重組緣于2020年12月,山西省委統戰部副部長、省工商聯黨組書記劉海蕓在一次調研中指出,山西部分城商行資產規模小、歷史包袱沉重、市場競爭力不強,創新發展和抗風險能力不足,發展空間有限。為此,山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莊家與散戶3000億級山西銀行誕生,合并背后有著怎樣的“潮流”?視,果斷決定從根上改、制上破、治上立,打造省屬山西銀行。

        3000億資產的山西銀行正式獲批

        據中國銀保監會官網發布的信息稱:已于3月30日批復同意大同銀行、長治銀行、晉城銀行、晉中銀行、陽泉市商業銀行合并重組設立山西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山西銀行),銀行類別為城市商業銀行,股東資格由山西銀保監局按照有關法律法規審批。

        監管要求,山西銀行應自批復之日起6個月內完成籌建工作,籌建工作完成后,應按照有關規定和程序向山西銀保監局提出開業申請。

        成立伊始,資產規模即近3000億元,居全國130家城商行30多位,并將在3年之內完成省內資源整合和網點布局,力爭資產規模達到4000億元。 山西銀行在一則招聘公告介紹到。

        參與合并的5家銀行中,晉城銀行資產規模最大,截至去年9月末為837億元;晉中銀行為793億元;大同銀行、長治銀行、陽泉市商業銀行均在450億元左右。

        據《資本邦》報道 ,從已披露數據來看,去年這5家城商行經營業績普遍出現大幅下滑。

        其中,2020年前三季度,晉城銀行實現營業收入16.35億元,同比下滑25.17%,凈利潤1.66億元,同比大降65.23%。截至同年9月末,晉城銀行不良貸款率3.79%,較上年增加1.69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132.94%,跌破監管紅線。

        據中國債券網2020年12月披露的消息,山西省政府將發行153億元支持城商行改革發展專項債券,通過山西金融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間接注入到新城商行,用以補充新城商行資本金。補充資本后,山西銀行資產總額約為2902.18億元。

        銀行業迎來合并潮

        實際上,2021年不乏存在中小銀行合并案例。

        2020年以來,疫情重創經濟的同時,也使得部分實力較弱或沉疴已久的中小銀行風險加速暴露。在這一背景下,各地中小銀行合并重組的案例不斷增加。

        在山西銀行之前,最大銀行合并重組新聞,莫過于中國銀保監會批準四川銀行的籌建申請。

        其注冊資本高達300億,成為中國注冊資本最高的城商行。

        與山西銀行重組形式類似,四川銀行是以攀枝花市商業銀行和涼山州商業銀行為基礎,通過資產重組、充實資本、改善治理等系列措施,以新設合并的形式成立。

        四川銀行董事長林罡表示,四川銀行將力爭五年內資產規模突破5千億元、十年內突破1萬億元,成為支持四川全省經濟社會發展的金融主力軍。

        據此前媒體報道,當時單是2020年莊家與散戶3000億級山西銀行誕生,合并背后有著怎樣的“潮流”?前三個季度,業內便已經發生了超過20次區域中小銀行合并重組以及增資擴股事件,其中絕大部分為農商行,同時也包括數起城商行合并重組事件。

        在這些重組案例中,常見的形式為,多家小型銀行合并重組新設為一家較大型的銀行,尤其是縣區級以下農商行,合并重組為市級農商行。

        如榆陽農商行和橫山農商行,以新設合并的方式發起設立陜西榆林農村商業銀行;徐州銅山農商行、淮海農商行、彭城農商行三家農村商業銀行合并組建為新的徐州農商行。

        此前徽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湖北銀行、中原銀行等城商行的重組合并分別發生在2005年、2010年、2014年。

        抱團取暖之風持續不斷。1月27日,遼寧省政府宣布申請新設一家省級城市商業銀行,合并省內12家相關城商行。據了解,該省目前共15家城商行,其中盛京銀行、錦州銀行均已上市,大連銀行資產也超過4000億元,業內推測余下12家規模較小的城商行將參與合并。

        在法詢金融監管研究院副院長周毅欽看來,中小銀行資產規模偏小,歷史包袱比較重,更重要的是品牌知名度小,市場競爭力明顯不強,在金融資源逐漸向大行傾斜的今天,中小銀行的生存空間愈發狹小。

        國海證券首席宏觀債券分析師在接受采訪時曾談到,商業銀行的合并重組,是未來銀行業的趨勢?;乜慈蛑饕洕w的金融市場以及商業銀行發展史,商業銀行的重組屢見不鮮,從英國、日本到美國,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商業銀行就會經歷一輪倒閉、出清、重組、合并等等。

        由此可見,中小銀行合并重組的意義不言而喻。

        川財證券研究所所長陳靂對外稱,中小銀行合并重組既能幫助中小銀行提升抗風險能力,又能將中小銀行各自的優勢充分結合,避免資源浪費情況的發生。

        中小銀行通過市場化方式兼并重組,有助于理順中小銀行股權混亂等方面的歷史遺留問題,加快不良資產處置,有效化解金融風險,擴大銀行資產規模。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亦認為,合并重組是一些沉疴已久的中小銀行化解風險比較好的方式,但只有在合并后引入正確的經營發展理念,這些銀行才能真正實現改善經營、防化現有風險的目的。(記者 劉美君)

        近日,銀行業一則重磅新聞激起千層浪。

        山西5家城商行正式合并重組為山西銀行。

        記者注意到,早在3月31日,大同銀行、長治銀行、晉城銀行、晉中銀行、陽泉市商業銀行5家銀行已經在各自官網宣布,山西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創立大會暨第一次股東大會定于2021年4月15日召開。根據公告,這次會議將審議《關于的議案》、《關于的議案》、《關于授權董事會及董事會授權人士辦理開業審批及工商注冊登記等相關事宜的議案》等13項議案。意味著一家新的省級城市商業銀行將正式成立。

        重組緣于2020年12月,山西省委統戰部副部長、省工商聯黨組書記劉海蕓在一次調研中指出,山西部分城商行資產規模小、歷史包袱沉重、市場競爭力不強,創新發展和抗風險能力不足,發展空間有限。為此,山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果斷決定從根上改、制上破、治上立,打造省屬山西銀行。

        3000億資產的山西銀行正式獲批

        據中國銀保監會官網發布的信息稱:已于3月30日批復同意大同銀行、長治銀行、晉城銀行、晉中銀行、陽泉市商業銀行合并重組設立山西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山西銀行),銀行類別為城市商業銀行,股東資格由山西銀保監局按照有關法律法規審批。

        監管要求,山西銀行應自批復之日起6個月內完成籌建工作,籌建工作完成后,應按照有關規定和程序向山西銀保監局提出開業申請。

        成立伊始,資產規模即近3000億元,居全國130家城商行30多位,并將在3年之內完成省內資源整合和網點布局,力爭資產規模達到4000億元。 山西銀行在一則招聘公告介紹到。

        參與合并的5家銀行中,晉城銀行資產規模最大,截至去年9月末為837億元;晉中銀行為793億元;大同銀行、長治銀行、陽泉市商業銀行均在450億元左右。

        據《資本邦》報道 ,從已披露數據來看,去年這5家城商行經營業績普遍出現大幅下滑。

        其中,2020年前三季度,晉城銀行實現營業收入16.35億元,同比下滑25.17%,凈利潤1.66億元,同比大降65.23%。截至同年9月末,晉城銀行不良貸款率3.79%,較上年增加1.69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132.94%,跌破監管紅線。

        據中國債券網2020年12月披露的消息,山西省政府將發行153億元支持城商行改革發展專項債券,通過山西金融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間接注入到新城商行,用以補充新城商行資本金。補充資本后,山西銀行資產總額約為2902.18億元。

        銀行業迎來合并潮

        實際上,2021年不乏存在中小銀行合并案例。

        2020年以來,疫情重創經濟的同時,也使得部分實力較弱或沉疴已久的中小銀行風險加速暴露。在這一背景下,各地中小銀行合并重組的案例不斷增加。

        在山西銀行之前,最大銀行合并重組新聞,莫過于中國銀保監會批準四川銀行的籌建申請。

        其注冊資本高達300億,成為中國注冊資本最高的城商行。

        與山西銀行重組形式類似,四川銀行是以攀枝花市商業銀行和涼山州商業銀行為基礎,通過資產重組、充實資本、改善治理等系列措施,以新設合并的形式成立。

        四川銀行董事長林罡表示,四川銀行將力爭五年內資產規模突破5千億元、十年內突破1萬億元,成為支持四川全省經濟社會發展的金融主力軍。

        據此前媒體報道,當時單是2020年前三個季度,業內便已經發生了超過20次區域中小銀行合并重組以及增資擴股事件,其中絕大部分為農商行,同時也包括數起城商行合并重組事件。

        在這些重組案例中,常見的形式為,多家小型銀行合并重組新設為一家較大型的銀行,尤其是縣區級以下農商行,合并重組為市級農商行。

        如榆陽農商行和橫山農商行,以新設合并的方式發起設立陜西榆林農村商業銀行;徐州銅山農商行、淮海農商行、彭城農商行三家農村商業銀行合并組建為新的徐州農商行。

        此前徽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湖北銀行、中原銀行等城商行的重組合并分別發生在2005年、2010年、2014年。

        抱團取暖之風持續不斷。1月27日,遼寧省政府宣布申請新設一家省級城市商業銀行,合并省內12家相關城商行。據了解,該省目前共15家城商行,其中盛京銀行、錦州銀行均已上市,大連銀行資產也超過4000億元,業內推測余下12家規模較小的城商行將參與合并。

        在法詢金融監管研究院副院長周毅欽看來,中小銀行資產規模偏小,歷史包袱比較重,更重要的是品牌知名度小,市場競爭力明顯不強,在金融資源逐漸向大行傾斜的今天,中小銀行的生存空間愈發狹小。

        國海證券首席宏觀債券分析師在接受采訪時曾談到,商業銀行的合并重組,是未來銀行業的趨勢?;乜慈蛑饕洕w的金融市場以及商業銀行發展史,商業銀行的重組屢見不鮮,從英國、日本到美國,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商業銀行就會經歷一輪倒閉、莊家與散戶3000億級山西銀行誕生,合并背后有著怎樣的“潮流”?出清、重組、合并等等。

        由此可見,中小銀行合并重組的意義不言而喻。

        川財證券研究所所長陳靂對外稱,中小銀行合并重組既能幫助中小銀行提升抗風險能力,又能將中小銀行各自的優勢充分結合,避免資源浪費情況的發生。

        中小銀行通過市場化方式兼并重組,有助于理順中小銀行股權混亂等方面的歷史遺留問題,加快不良資產處置,有效化解金融風險,擴大銀行資產規模。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亦認為,合并重組是一些沉疴已久的中小銀行化解風險比較好的方式,但只有在合并后引入正確的經營發展理念,這些銀行才能真正實現改善經營、防化現有風險的目的。(記者 劉美君)

        后臺-插件-廣告管理-內容頁尾部廣告(手機)

        相關推薦

        快乐彩票